2018佛系高分作文欣赏:但信佛无言

编者按: 2018年高考之际,凤凰网佛教通讯员全球交流团发出了一封佛系高考作文试卷,作文题目:师父领进门。体裁不限,800字以上。参与活动的有23名通讯员,收回试卷22篇。16名同学志愿组成评审团,通过投票选出10篇优秀作品。通讯员能倪照清同学的作文以朴实无华的真挚文风、大拙若巧的文学功底,赢得了评审团的一致好评。团队内点评时,导师是这样评价的:此文写实,从开篇到结尾,看似信手拈来的文字,其实每一个字都不多余。此文写真,每个故事,每个人物都是鲜活生动的。此文写新,佛系生活的神秘感,佛教名山名寺的生活起居,栩栩如生。此文写趣,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佛系幽默,不禁令人莞尔。这是一篇佛系作文中的优秀作品。欢迎佛系青年围观点评。

甘露寺位于九华山进山必经之路上(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十多年前第一次去九华山,在盘旋的上山路上,忽然看见葱郁的青山之中露出了一抹杏黄色搭着青瓦的围墙依山而建,我问导游这是哪儿?导游说:“是甘露寺,九华山四大丛林之一,九华山佛学院就设在里面。”我问导游我能不能去里面上学?导游有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不能!那里只收小和尚!”

这之后,每次去九华山,那一抹熟悉的杏黄色便会出现在眼前,总是觉得说不上来的亲切——这也许就是我生命中难得的因缘。多年之后,我居然走进了甘露寺,当然,我没有去当小和尚,佛学院已经搬到办学条件更好的山下,在九华山日益喧嚣的旅游和商业氛围里,甘露寺依然不接待游客,不烧高香、不参与商业活动,独守着自己的孤寂,也独守着莲花佛国的一方净土。

住持藏学法师也是九华山佛学院的院长,初见他时我没有认出来,因为他没有半点“大和尚”的样子,洗得褪了色的灰布棉大褂,黝黑削瘦的面容,他走到讲台上坐了下来准备给我们这些初来的信众开示,看向台下的目光很温和,表情却有些羞涩,突然他又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好热!”又匆匆走了出去,热吗?台下的人小声嘀咕,又裹了裹身上的大衣互相摇摇头,虽然屋里提前就开了空调,但是山上的冬天对于我们这些从刚进山的人来说,还是冷!寺院常住的居士在旁解释:“师父平时从来不用空调,今天怕大家冷把空调打开了,师父自己不太习惯!”藏学法师很快又回到了讲台上,他好像换了一件薄一点的大褂,不仔细瞧不大看得出来,因为和之前那件一样的色儿——褪了色的斑驳灰!

古木楼内保持着九华山佛学院时期的样子(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藏学法师开始向我们讲诉九华山与地藏菩萨的因缘,语调和表情一样平淡,但很快就渐入佳境,从李白的诗讲到佛家的“真空”与道家的“妙有”,从新罗太子金乔觉在九华山应化地藏菩萨讲到莲花佛国的道教护法王灵官,从地藏菩萨的愿力讲到修持地藏法门,台下渐渐有了笑声,台上那张平淡的脸上也闪现出神采,台下的问题也多了起来,“师父,我是修净土法门的,今天听师父讲地藏法门也很殊盛,我应该修哪一个法门好呢?”、“师父,为什么在修行中会懈怠呢?打坐时候心总是静不下来!”“师父,绕佛时应该先迈哪条腿?有人说是…”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法门、各种修习方法铺天盖地,与其说我们是选择困难,倒不如说我们从来都不曾安住过内心。我也想问藏学法师如何安住身心好好修行?法师说,让我们多亲近修行的道场,到寺院去亲身体验寺院的生活。

住在甘露寺的第一个晚上,我没有睡好,山中的冬日漫长而寒冷,太阳能热水器早就放不出来热水,被褥虽然厚实但总觉得又湿又冷,缩在里面用体温一点一点把被窝刚捂出点儿热气,又听到吊顶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有个东西在头顶上乱窜,那东西是老鼠?是猫?还是…我不敢再想,闭紧了眼但是睡不着,迷糊中听到打板的声音,起床上早殿了…上殿、过堂之后我拉住一位义工居士问她,晚上房间吊顶里面跑得是什么东西?她笑着说:“小护法们呗!”

甘露寺的生活很规律,每天重复着简单的上殿、过堂,每个房间的桌子上都有一本藏学法师亲自写的“入寺须知”,除了寺院的日常起居、佛事仪轨的注意事项,最后都写着同一句话:“要适应寺院无所事事的生活!”

在甘露寺几天,吃得很简单、条件更是简陋,但却是难得的心安自在。寺院依山而建、布局错落有致,背靠青山,翠竹环绕。相传清代康熙时玉琳国师来九华山,在半山的定心石上休息,看到眼前景色,赞叹“此定若构兰若,定代有高僧”。禅居九华山伏虎洞二十多年的伏虎禅师定中听闻此句,旋即出洞,四方奔走募化建寺。据说开工当天早上满山松竹皆滴甘露,故定寺名——“甘露寺”。虽然历经兴衰,甘露寺内仍保留了一座三百多年的清代古木楼,也许是印证了玉琳国师的那句“代有高僧”。九华山佛学院最初就创立在这幢古木楼里。

藏学法师居住的启圣楼,小院里是法师与居士信众们喝茶聊天的地方(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自古木楼后拾级而上,便是藏学法师居住的“启圣楼”,一间他自己设计二层小屋,一进门就看到墙上挂着一块锯下来木板,写着“丛林以无事为兴盛”几个大字。这是法师的手书,他的书法自成一家,笔法跳跃、结构奇异、点画间透着苍劲雄厚的魄力。字如其人,在这个时代,若要“无事”,便要耐得住寂莫、守得住清贫!

再到甘露寺已是夏末,坐在藏经楼前三百多年的古桂花树下,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皈依了藏学法师,迷糊间看到藏学法师走了过来,我把这个梦告诉法师,他一本正经地和我说“你会梦想成真的!”,就这样我有了一位师父,每天傍晚我跟着师父绕着藏经楼跑圈,我问师父咱们这叫行禅还是跑香?师父却笑着和我说,他打算把居士们住的地方重新装修一下,还要建茶室、修露台,很多很多的规划…

这几年的甘露寺,角落里总是堆着各种建筑材料,每次去都有不一样的惊喜。首先是拆了老旧的吊顶,告别了“小护法们”;然后就是在冬天里终于装上了小型酒店使用的电热水器,每个房间都通了热水;临近春节前,师父让寺院的居士把各房间的热水都开通,敞开供应大家使用,居士为难小声地说“师父,这全部打开一天的电费……”“打开就打开吧,过两天还有人要来,过年嘛!”师父打断居士的话。后来我才从常住居士那里知道,山上的电费很贵,寺院不和导游合作,不接待游人,不搞商业活动,经济拮据,他们舍不得用电。居士又再三嘱咐我,这些话不要对外说,师父不允许常住法师和居士向他的弟子和信众说经济困难,也不允许化缘。我心里有点儿发酸,因为早先和师父一起去看装修好的茶室时,师父很得意地向我展示他的设计,原木打造的窗格古朴自然,几根用剩下的木条做框架,糊上宣纸就是一盏吊灯,他说这就是回归自然,又环保,这样的吊灯他打算做一排……

版权声明:此稿件为“凤凰网佛教”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

0
2018-07-04 11:00:20 來自 未知